【記憶藏寶圖】Miriam∕百年時光中的骨董飾品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9/03/13 第4407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記憶藏寶圖】Miriam∕百年時光中的骨董飾品
史次年∕五味雜陳的八寶飯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這位師母有點怪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記憶藏寶圖】Miriam∕百年時光中的骨董飾品
Miriam/聯合報

身為一位骨董與老件飾品商,除了在世界各地尋寶外,更迷人的是去挖掘並轉述它們的故事。從大學時期在骨董市集裡買下了第一件老飾品,一直到成立自己的骨董品牌「留格」,我見證了無數場暌違百年的相遇。骨董與老件飾品像時光的碎片,留下歷史,也留下風格。

跨越時空的尋寶遊戲

骨董與老件飾品之所以有趣,其實是那份「跨越時空尋寶」的感覺。除了欣賞早期設計與古老工藝,它們如何穿過硝煙戰火,如何走過盛衰榮枯,最終與新擁有者相遇的故事,讓每一次尋寶,都彷彿是場跨越時空的遊戲。

曾從舊識的阿根廷骨董錶商手中,收了一件十九世紀末挪威製的掐絲琺瑯墜子。琺瑯墜的主人是骨董錶商的朋友,來自一個義大利家族。曾祖父母年輕時到挪威旅遊,帶回了墜子與其他琺瑯藝品。一次世界大戰前,義大利家族舉家移民,墜子也跟著飄洋過海到阿根廷。從一百多年前的挪威、戰爭時期的義大利,到阿根廷的長久等待,琺瑯墜在我身邊待了兩年,最終跟著一位台灣的插花老師回家,繼續它在歷史篇章上的故事。

某次在法國尋物時,找到了一對路易.胡斯雷在1920年代製作的仿珠耳環。胡斯雷家族以玻璃及仿珠材料聞名,曾是許多高級訂製服品牌的材料供應商。而親手將耳環交給我的,正是胡斯雷先生的孫子。與他碰面時,我拿出一些曾經手過的胡斯雷首飾的照片,他立刻就認了出來:「我知道,這是我爺爺做的。」他如數家珍地看著照片,談論那些只有家族成員才知道的細節,彷彿一件小小的首飾中,凝結了他最寶貴的回憶。「替它找個好歸宿吧!」他將耳環交給我時這麼說道。

每一件骨董與老件飾品,都是歷史的載體,承裝著屬於那個年代的故事。看似它在等你,給它一個新生命;其實是你在等它,給你的人生帶來一份驚喜。

愛上歲月留下的不完美

年歲過百的骨董飾品,幾乎都會伴隨些許時光留下的痕跡;但正是那些「不完美」,深深觸動每一顆喜愛骨董的心。

在自己的私人收藏中,有許多外觀及顏色都不再嶄新亮麗的首飾。其中一件由德國銀匠Theodore Fahrner在美術工藝運動時期(1859年至1910年間)製作的珍珠鎏金戒,是我從一位定居馬德里的德國舊物商那取得。易磨損的珍珠完好無缺,一百多年的純銀鎏金,卻已從原本耀眼的金黃,氧化成淡淡的焦糖色,一種讓人沉醉的古老色澤。

其實只要一塊拭銀布或一點打磨膏,就能讓老戒指煥然一新。但這樣特殊的色澤,是加工或後製都無法模仿的,只有年復一年的百年時光才能賦予。與其將其抹去,不如從另一個角度,欣賞時間淬鍊出來的面貌。

我遇過許多藏家與客人,都是在愛上骨董飾品後,逐漸學會欣賞歲月在人事物上留下的不完美。從斑駁的老磚牆到皮膚上的細紋,歲月留下的痕跡,也同樣因歲月而更加美麗。

在百年中尋找一個風格

「這些飾品,會不會有點過時?」這是我在收藏骨董與老件飾品時,很常被問到的問題。而我的回答總是很直接:「它們完全沒有流行性可言,因為它們的確早就過時。」過時了,卻化為一種無可取代的風格。

我想每個人心中都住著老靈魂,在百年時光裡尋找屬於自己的經典。有人收藏昭和時期的日本家具,有人對丹麥的骨董瓷器趨之若鶩,當然也有人傾心於骨董飾品。為的不是特立獨行,而是在某個年代或某種風格中,找到了歸宿。

就算是引領潮流的時裝秀,也會從歷史中攫取設計元素。那些過時的,其實都是經典。如果總是遇不到喜歡的首飾,不如就在漫長的百年時光中找尋,拼湊出屬於自己的風格。

史次年∕五味雜陳的八寶飯
史次年/聯合報
我十四歲單獨離家到四川江津對岸的德感壩念初中時﹐抗日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。回憶當年學校的午餐,可謂五味雜陳。

我就讀的安徽中學撤到大後方,與湖南姊妹學校合併為第九中學,借駐當地一座祠堂作為校舍,為了充分利用有限的空間,禮堂也兼作飯廳。每天上午第四節未下課以前,校工開始在大廳排列九十張搖搖晃晃的桌子,再把四個雙人合抱的高桶抬放在門口,桶內就是我們飢不擇食時,毫不計較的「八寶飯」。稱其為「八寶」或嫌誇張,但石子、稗子、蟲子、穀子和碎白米組合而成的「五寶」,卻絕對貨真價實。

早餐稀飯在胃裡是留不久的,第二、三堂課時肚子早已咕嚕告急。下課鈴才響起第一聲,同學就立刻以衝鋒陷陣之勢,裡三層外三層地把飯桶緊緊圍住。手腳快的同學如果搶進內圈第一線,那麼同班的就有福了;盛飯的碗傳到圈外好友手中時,接到的人會快速扒完內含小石子、米糠、臭蟲、蟑螂、蜈蚣的飯。我們從經驗裡學到,第一碗飯只能盛半滿,並且根本不要浪費時間去挑出裡面的雜物,等三口兩口塞進嘴裡以後,在飯桶尚未見底前還有再續添的機會,要吃飽就得靠這滿滿的第二碗。

每個飯桌上有兩瓦缽幾可見底的蔬菜。廚房內光線不足,燒飯的灶又埋在地下,加上人工有限,因此菜葉類暗藏小動物,根莖類表面附有泥團等,都是稀鬆平常的事。

時代不同了,現在的年輕上班族多半外食,學子則有營養午餐、有自備飯盒,也可有媽媽親自送來熱騰騰的愛心餐;此外,價錢公道的三寶、雞腿、豬排等便當更應有盡有、隨處可見,物質條件和我們當年簡直天壤之別。

然而,當珍饈佳肴入口之際,那些與同儕相親相愛同甘共苦的歲月,常會突如其來湧上我的心頭。
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這位師母有點怪
黃宗慧/聯合報
教書多年,自閉的我和學生之間的關係,可以說是一離開教室就「形同陌路」。同樣在大學任教的先生則不然,學生們會在期末表示想到老師家裡玩,還曾有學生在畢業多年之後,仍在春節時特地來拜年。這樣的造訪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考驗,別的不說,光是要微笑地聽著「師母」這稱謂,我就已經需要提醒自己,千萬別露出奇怪的表情。

為什麼抗拒被稱為師母呢?表面的理由似乎很女性主義:既然夫妻都在學校任教,大可直接稱我們為老師,不必稱呼師丈、師母,把每個人當獨立的個體看待,不是比依附另一半來定義好嗎?但真實的理由,是因為我一直覺得「師母」聽起來年紀好老!

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太熱愛黃梅調電影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?對於劇中負責替凌波與樂蒂牽紅線的師母,印象非常深刻,師母一詞,也一直會讓我聯想那個年紀的女性,以至於我始終不想和師母的「慈祥」形象有所連結(記得有次學生在期末意見上稱讚「老師像慈祥的媽媽」,我看了卻不禁玻璃心碎滿地)。也因此,當來訪的學生們非常有禮貌地對我說「師母好!」時,我總得按捺自己想脫口而出的os:「別叫我師母!」

即使神色自若地過了這一關,要我和不熟的學生們談天說地,依然讓我如坐針氈。我曾經試著出來倒茶,招呼兩句,但最後還是選擇躲到房間深處。先生曾經半開玩笑地說,家裡如果有客人來,太太和貓都會不見蹤影。

玩笑歸玩笑,當他發現待客真的會讓我如此侷促之後,也就不勉強我,總是自己招待來訪的學生們,甚至有時會先和我「套好招」,告訴我大約何時「送客」,我於是可以在房裡躲到時間差不多了,再出來寒暄兩句,又或者是提早出門,抓準時間再回家,然後在大家準備散場時,送客人到門邊,非常真心地說,再見。

我就這樣以神出鬼沒的怪師母形象,度過了有學生到訪的那些年。後來,我和先生共同投入了社區街貓絕育放養計畫(TNR),過程中又陸續收養了許多街貓,其中還有好幾隻都是「生人勿近」的怕怕貓,同樣愛貓的我們於是更少在家裡招待客人,以免貓咪因為受到驚擾,感覺緊迫與壓力。我這個怪師母,等於是託了「怕怕貓」們的福,不用再為難自己待客。但某次一位不知情的朋友,為了表示熱絡與友善,對我們說:「什麼時候請我到你們家坐坐?我最近都方便喔!」急欲阻止的我情急之下竟回答:「你方便可是我不方便……」

看來,雖然我不當怪師母已經很久了,孤僻與白目的功力,還是一點也沒有減退。事已至此,也只好自我調侃:朋友不用接受我笨拙的招待,才是幸運的。塞翁失馬的他,焉知非福啊!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如何回答刁鑽的面試問題?專家教你這七招
談到工作面試,一般認為無論如何準備都不夠多。CNBC列舉七個面試時最常遇到的刁鑽問題,同時傳授答題技巧,教你輕鬆看待,並用聰明才智逐一回答。

高雄「抹茶馬卡龍薯條」搭配抹茶醬吃超濃香
小巧精緻的馬卡龍,不足為奇,但長條的馬卡龍你見過嗎?最近這款「薯卡龍」可是在IG版面不斷沖擊我的眼球,而這次開放限時販售的抹茶口味,讓人心動百分百,好想直奔高雄阿!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