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/幸福的可能

《新新聞》是國內政治新聞雜誌的第一品牌,閱讀【新新聞電子報】,讓您洞悉局勢變化,成為時代領袖! 【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】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,並收錄最實用、最豐富內容,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8/11/08 第4324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動物上好戲】吳毅平∕身為職業拍貓人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幸福的可能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動物上好戲】吳毅平∕身為職業拍貓人
文□攝影∕吳毅平/聯合報
文□攝影∕吳毅平

對攝影師來說,一直低頭看別人的照片不如抬頭拍自己的照片。

當抬頭族,走路時才能看到住二樓也堅持要餵街貓的美好風景……


小三退散

拍完這張可愛的照片後,貼到臉書上,一位讀者回應說這是他家巷口的貓,並告訴我以下故事:

其實這裡本來有三隻貓,感情很好,吃喝玩樂都在一起,附近居民與餵貓的人也都把牠們視為一體。但突然有一天,其中一隻不見了;幾天後,有人在大馬路的對面那邊看到了牠。

原來這隻貓不知發了什麼神經,竟然自己過馬路,穿越了六線車道到對街去了。那是車很多的大馬路,運氣很好沒被撞到,但因為這隻貓還是會怕生,無法讓人接近,所以也沒辦法把牠抱回來。

而牠自己大概也清醒了,頭腦變清楚了,看到路上這麼多車,也不敢再過一次馬路了。

從此就這樣與另外兩隻分隔兩岸。

我一聽到就覺得這根本是貓版的《大江大海》吧。但後來想,貓故事不該這般史詩悲壯。仔細再研究一下照片裡貓的眼神與表情,解讀後得到的結論是:

這三隻本來是天真無邪的好玩伴,等到進入青春期後,大家心裡都知道雙人枕頭容不下三個人,所以有人就很偉大地默默離開,成全對方。

從剪耳的左右來看,黑白的剛好是公的,橘白是母的。那一瞬間,橘白說:「親愛的,那個討厭鬼終於走了,只剩我們倆了!」黑白心裡想著:「哼!本來可以有兩個老婆的說。」

攝影筆記:

拍照時是晚上,只有昏暗的路燈,看到牆上兩隻貓,先拍了再說,沒想到橘貓突然做出可愛的動作。

拍照最重要的是按下快門,一直考慮色溫、感光度、粒子雜訊、對焦點等,反而會錯失許多機會,就是0與1的差別,沒拍到就什麼都沒有。



二樓開外掛

朋友時常提到她家的貓如何如何,但又說,已經好幾天沒看到那隻貓了。

我驚訝地問,是走失或跑掉了嗎?

「沒有,牠本來就是在外面鬼混的,也許明天就回來了。」

解釋了半天,終於懂了,那根本就是隻街貓,她家在二樓,會在陽台鐵窗上放貓食,貓從一樓的屋頂跳進她家吃東西。

我說那這樣還是街貓啊,也許很多人在餵牠,怎麼可以說是妳們家的貓呢?

「因為牠會進房間跟我妹妹一起睡在床上啊。我妹妹從外面坐計程車回來,車停在公寓大門口時,貓會跑到車門旁迎接,然後陪她一起走樓梯上來,連計程車司機都看傻了。」

我也呆了,是餵了什麼好料讓街貓如此乖巧順服呢?當然最難以置信的是讓整天在外遊蕩的街貓睡在家裡床上。

答案或許是這三個字:老、公、野。公貓因為不需要負責保護幼貓,所以對於不是獵物的人類是比較親近的,比母貓會撒嬌。這個情況到老的時候更明顯,如果又是野貓,在外面與其他貓打架爭地盤許多年之後,就會萌生退休之意,興起找個地方窩著領終身俸的念頭。

過了一陣子再問朋友那隻貓的近況,果然答案是,那隻老野公貓現在都窩在家裡,不再出去玩了。

攝影筆記:

一直撐到2G基地台都要消失之後,才勉為其難地開始用智慧型手機。但也一直未辦上網,因為不想走在路上時當低頭族。

對攝影師來說,一直低頭看別人的照片不如抬頭拍自己的照片。當抬頭族,走路時才能看到住二樓也堅持要餵街貓的美好風景。



貓來電?

在臉書上這麼容易被找到,還會有人直接打電話請教問題嗎?

還是有的,一些年紀比較大的讀者,或是沒在用臉書的,或是查不到我的電子信箱但卻可以查出手機號碼的人就會這麼做。

問的問題大都是與攝影有關,雖然我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打擾有點不悅,但打來的多是長輩,遣詞用字都非常正式而有禮,我也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。

不是長輩的也有,最常是自稱理財專員的說要借錢給我,我都回答「不用還才要借」,不然就是嬌滴滴的女聲劈頭就問吳董怎麼好久沒來了。

有一次更特別,電話響了,接起來竟然傳來的是貓叫聲,而且一直叫。

一般人大概會覺得是胡鬧把電話掛了,但我想到的是,啊!終於有貓打電話給我了。

到底為何要打給我呢?把照片拍醜了?拍到牠上廁所,不爽要來罵我?還是乳牛貓來抱怨說為何照片不是彩色的?我非常專心地聽,想從我學過的有限貓語中盡力聽懂在說什麼,結果對方突然就變成說人話了……

終於搞懂了,是人類打來的。他家有養貓,而且是很愛叫的貓。他撥了號碼後突然有件急事要去做,大概是把瓦斯爐關掉之類的,然後就把電話擱在桌上了……

攝影筆記:

每隔一陣子,新聞裡就會出現「靈異」、「神蹟」、「外星人」照片,然後電視談話節目就會找攝影專家去解說判斷。

雖然我沒有被找過,但如果有一天真有這種機會,我想我也不會去,因為我只有一句話能說:「假的。」

就這樣。

就算這個世界真有靈異與神蹟,那也會讓大家用肉眼直接看到,而不是眼睛沒看到卻剛好被某台相機拍到,攝影是不會捕捉到任何異象的,Photoshop 才會。



貓毛卯茂

再怎麼愛貓的人,也必須承認養貓的其中一個缺點:「貓毛很可怕」,尤其是四月的時候。

為何是四月呢?因為這個月份,剛好是從不太會掉毛的冷天轉變為熱天,天一熱貓就開始掉毛,就會突然發現家裡滿地都是毛,褲管都是毛。

至於到了五六七八月,雖然更熱,但貓毛就沒有那麼可怕。因為已經絕望了,放棄了,看到貓毛被風吹到捲成毛球在地上亂滾也無所謂了,偶爾從嘴巴裡拉出幾撮貓毛也沒感覺了。

攝影筆記:

貓毛飛的速度沒有很快,大概就像蒲公英一樣,快門速度不是重點,重點是背景的顏色。

白毛的話,要深色的背景才看得清楚,這跟拍食物冒煙時,需要黑背景是同樣的道理。

拍食物時,背景可以安排,但街貓的話,則是看運氣,還要加上貓剛抓過癢,還要剛好有一陣風吹過……



摘自時報出版《身為職業拍貓人》

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幸福的可能
黃宗慧/聯合報

在美國攻讀博士的學生透過臉書傳來了一張照片,是一隻長毛黑狗在頂樓看風景的背影。那是我數年前從新屋收容所領出的小黑狗,粉圓。當時,幾位熱心的懷生社同學一起幫忙中途、送養。收到粉圓最新的照片,學生很開心地與我分享她得知的近況。看著照片,我心想,真是多虧了好多人的善意,才能成就粉圓得來不易的幸福啊。

但嚴格說起來,粉圓的幸福不只是靠著好多「人」幫忙,還有一隻狗,一隻和牠長得幾乎一樣,但卻因有著白腳蹄而被視為不祥的黑狗「比麗」。當初我在臉書每天大量出現的送養訊息中,之所以一眼看到粉圓,是因為牠實在太像比麗。於是,明知道送養米克斯相當困難,我還是容許了自己的「一時衝動」,把粉圓從收容所接出來。之後,懷生社同學生們自告奮勇地擔任中途,還歷經了一番波折才為牠找到如今的家。

當年的比麗,就沒有那麼幸運了。認識比麗的時候,我和當時仍是男友的先生都還是研究生,而牠是隻在台大文學院附近走跳、活潑熱情的小狗。我們常看到大學生們和牠玩、叫牠比麗,而每次看到牠在草坪上翻滾嬉戲,就會感覺研究生的日子也沒那麼無味了。然而,民國86年的台大校園,正瀰漫著整個社會突然而起的狂犬病恐慌。當「掃蕩」的範圍也來到了文學院時,我們只能帶牠去「避風頭」。其實,家中貓狗數量早已飽和,根本無力給牠一個安身之處。我們找到願意以優惠價格收留浪犬的獸醫院安置比麗與葳葳——另一隻沒有去處、別人撿來拜託妹妹收留的米克斯,展開了漫長但徒勞的送養之路。

白腳蹄的比麗始終無人問津,葳葳則是兩度遭到退養,灰心之際,我們把牠們送到按月付費的私人狗園。牠們就在那裡,直到終老。「終老」聽起來或許不算是太壞的結局?但我內心太清楚,對牠們而言那並不是最好的選擇。

或許比麗並沒有責怪我?那些年,每次我去探牠,牠總是狂撲過來親我,把長長尖尖的狗爪,深深地嵌進我的皮膚,甚至到牠很老了、沒力氣的時候,牠還是試圖這麼做。牠一定有很多很多的愛要傳達給我吧?也或許,這麼想,只是為了讓自己好過些。

我知道至今很多愛心媽媽仍和我當年所委託的一樣,都很辛苦、盡力了,但她們的擔子實在過重,結果,就是每隻狗能分到的關心都很有限。如果當初我更努力一點,再多試一下,熱情親人的比麗,是否最後會有機會送出呢?我難免愧疚地想。而看見粉圓送養訊息的那一天,和比麗相同的那張臉,彷彿是要給我彌補的機會,召喚著我做點什麼。我很慶幸,自己接受了那樣的召喚,因為看到如今粉圓幸福的生活照時,我知道比麗雖然已經不在了,牠卻促成了另一隻狗幸福的可能。
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與千禧世代共事必備法則
面對這群積極自信、強調自由思維、重視工作意義、不執著於傳統上下關係的千禧世代,企業經營管理者要如何與其相處共事?透過下述討論,應可歸納出與千禧世代共事的法則。

兔子趣聞大集合
可愛、討人喜歡、柔軟蓬鬆的。這些是我們想到兔子時腦海裡會冒出的詞彙。但你真的對牠們了解多少呢?繼續讀下去來了解一些關於這些毛茸茸動物有趣的事實。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