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另一半走了

《新新聞》是國內政治新聞雜誌的第一品牌,閱讀【新新聞電子報】,讓您洞悉局勢變化,成為時代領袖! 【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】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,並收錄最實用、最豐富內容,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!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 

幸福講義 邂逅
幸福小撇步 當另一半走了

2018/11/07 第1152期
訂閱/退訂 | 看歷史報份
 

邂逅
文/陳冠伶
調皮的細胞一直在我身體跳動著,一跳就是五年……

與它的緣分要回溯八年前,自己摸到喉嚨有腫塊,想說可能是感冒引起扁桃腺腫大,就醫檢查發現是甲狀腺雙側非毒性多發囊腫,細胞愈活躍跳動,囊腫愈是澎湃,就如同不停冒出的小豆芽。調皮的細胞蔓延整個甲狀腺,搗蛋的程度更難以控制,吞嚥會疼痛,倘若感冒更是腫到痛不欲生,我的人生就此展開另一段奇幻的醫院之旅,而我決心和它奮力一搏。

或許「細胞穿刺」這四個字,會讓許多人嚇到顫抖,但對我來說是個拯救調皮細胞很好的武器。五年來,穿刺的次數多到難以計算,一針穿越皮膚的瞬間,腦中記憶細胞浮現,觸感再熟悉不過。我從小女孩變成大女孩,醫師周全評估告訴我們終於要使出最後手段「開刀」斬斷這群調皮的細胞,手術當中存在著可能傷害氣管、聲帶而失聲的風險,然而我和家人決定相信醫師,相信精湛的醫術,能給我最好的醫治。

記得自己被推到冷颼颼的手術室,迎面而來的是給我勇氣和信心的周醫師及他領軍的一群白衣戰士,將攜手合作戰勝病魔,斬除在我體內跳動五年頑固又調皮的細胞。移置手術臺上,仰望的是盞明亮大燈,在一切就緒後,麻醉醫師緩緩來到我身旁,說著等會要進入我身體的劑量,數著一、二……就陷入昏睡狀態,進入了夢鄉。病房裏,滴答滴答,分針轉啊轉;手術房外,撲通撲通,家人心臟跳啊跳。時間依舊在走,呼……呼……想呼吸卻有點困難,護士得知後,給了我呼吸器,即時讓我呼吸舒暢,也平復我的緊張。

耳邊傳來溫柔細膩的嗓音,可能是對麻醉較敏感不必擔心,情形緩和下來,終於在晚上九點從恢復室被推出來,守候在外的家人從白天等到黑夜,心情起伏跟著海水漲潮又退潮,看見我平安出來,家人的心情暫時恢復到平穩的海平面……

手術室裏的我,孤獨承受著生命的寂靜與冷清,而家人的愛,再次燃起我生命的溫度與重量。有個重要的畫面,無法從我記憶中抹去,也是在手術時給我支持的力量,那就是爸媽在外等候我,極度焦急的臉龐,當下我告訴自己,人生再多的風浪,也一定要勇敢樂觀的面對。

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」這句話,住院期間尤其感觸深刻,家人對我的愛永遠是毫無保留,全然無私的關心與付出。家人的愛確實挺立如山,給我最堅強的依靠,在我生命中有兩股力量支撐我勇敢走下去,親情是在我需要歇息時穩固的避風港、友情則是在我需要暫緩停留時,最溫柔的港灣。

早晨望著窗外,微風徐徐拂過翠綠的樹葉,病房裏的我,間接吸收日光補充身體正能量,展開一天與病魔的奮鬥;午後陽光射入冷冷的病房,灑落在我柔弱的身軀上,頓時一股暖流湧上心頭;深夜的病房裏,散布著凝結的空氣,看著醫護人員用心照料的身影,感受到家人因擔心而不敢熟睡的呼吸聲,點點滴滴都刻畫在我腦海中……

痛苦,忘了嗎?沒有。一切仍歷歷在目,但我明白,這些苦難的試煉,使我的生命比別人增添許多韌性和堅毅,在人生道路上引領我走向無限可能的希望。

每三個月回診追蹤就當進廠維修,再出來時會是煥然一新更好的自己。能如此開朗看待一切,在於轉念,經歷的苦難必賦與人生不同凡響的際遇,讓人生道路更加平坦視野更加開闊。想想,仍有處在逆境遭受苦難的人,而我有最愛的家人給與的愛,那麼這一點考驗就變得不是這麼困難,好比在茫茫大海,放棄求生意志會溺死,若能積極找尋心中渴望的浮木,就有存活的可能,如何選擇就在一念之間自己心境的轉變。

兩歲時,我曾遇到更加惡劣頑固的細胞─威廉氏腫瘤,也就是兒童腎臟癌。在這場戰役中,我失去了一顆腎臟,換來的是一條獨一無二長達十六公分的疤痕,藏在我身上,時時刻刻警惕我這份生命是多麼得來不易。有捨才有得,豁達看待生命、勇於面對挫折,我想,這就是賦與失去更深遠的價值及意義,從中獲得的遠遠勝過我所失去的。所以,當我再度面臨生命的關卡時,再度失去身體的一部分,我沒有埋怨所處的逆境,反而是帶著喜樂的心和對生命的熱情勇往直前。我沒有特別堅強,只是對生命的嚮往,坦然接受我所遭遇的困境。

一路走來,在別人眼中,我就是個堅強勇氣的象徵,掛著滿臉笑容如同燦爛的向日葵,綻放光芒與溫暖,身邊的人常和我說你好勇敢,但我想說,我一點都不勇敢,只是腦中常常浮現爸爸跟我說的話:「既然遇到就要面對它、處理它、放下它,上蒼選了你,一定有它特別的美意。」於是勇敢就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,滋潤我成長面對逆境最好的養分,想為自己人生渲染燦爛繽紛的色彩,就必須歷久而彌堅的淬鍊,這兩段刻骨銘心的經歷豐富我人生溫暖色調,讓我能用充滿溫度的生命,款款述說一路走來的酸甜苦辣。

六公分的疤痕,象徵著調皮細胞在生命中曾帶給我的痛苦,卻永遠記憶著那一瞬間發生的故事,它是我戰勝病魔的印記,將陪伴我繼續勇闖人生每一個高山低谷。「風來疏竹,風過而竹不留聲;雁度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」,但交錯的瞬間已在彼此心中烙下永恆的印記。調皮的細胞一跳就是五年,轉瞬,五年過去了,與它美好的邂逅暫時畫下句點,但它跳動的頻率、調皮的程度、疼痛的指數,永遠雋刻在我腦海最深處。

 

當另一半走了
文/Jane E. Brody;節譯/呂玉嬋
在任何年紀或任何情況失去人生伴侶,都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。

伴侶也許久病纏身,所以留下來的人,有數個月甚至數年時間準備承受摯愛的離去;伴侶也可能因為心臟病、交通事故或地震……等天然災害驟然離世,讓人措手不及,頓失依靠。

長久以來心理學家認為,喪偶的椎心之痛只是一時,多數人會隨著時間平復心情,回歸正常的生活─這也就是心理學所謂的復原力。

比方說,哥倫比亞大學波納諾等人的研究發現,六成喪偶者能恢復正常,安於生活,而非陷溺於憂愁無法自拔。

不過近期研究指出,許多喪偶者坦白承認,他們其實需要更有效的明確方法才能回到正常生活。

我在猶太教家庭長大,猶太教規定七天的守喪期,在這幾天親友會聚在一塊哀悼,互相安慰,回憶死者的生前種種。過了守喪期後,還必須天天祈禱,一年內不許試圖結交新伴侶。

我母親罹癌病逝後,我的父親堅貞謹守猶太教的服喪習俗,最後成功走出喪偶傷痛。在單身一年半後,五十一歲的他梅開二度,我們多了一個慈愛的繼母。

但二十年後,父親由於心臟病驟逝時,繼母卻無法像父親當年那樣走過喪偶的難關。她變得落落寡歡,完全感受不到生活的樂趣。直到她也走了以後,我們這些晚輩才明白她有輕度的憂鬱症,父親離開以後,她的社交圈子也變得十分狹小。

近年一份研究發現,即使生活滿意度高的人,在喪偶之後身心健康通常也會明顯的衰退。換句話說,我們在不同重要層面的復原力不見得相同,快樂或許只是表象,有人將最深的悲痛埋在內心,旁人不易察覺。

這項研究由美國亞歷桑納州立大學團隊主持,調查分析四百二十一名澳洲人喪偶前五年與後五年的生活。百分之六十六的人在一年內生活滿意度恢復到喪偶前的程度,百分之三十四的人過了五年仍舊無法完全走出悲痛。

回答「你覺得平靜嗎?」「你精力十足嗎?」等正面問題,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人找回喪偶前的積極心態,喪偶前情緒就偏向低潮者,往往在伴侶離世後一蹶不振,再也無法自谷底爬起來。

至於「你經常緊張嗎?」「你覺得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嗎?」「你覺得非常疲憊嗎?」等負面情緒問題,只有百分之十九的人擁有復原力,生活未因失去另一半而蒙上陰影。

參與研究的民眾也回報健康情況與日常活動(諸如爬樓梯、沐浴、更衣)的狀況。百分之三十七的人健康維持良好,但百分之六十三的人健康每況愈下,也有百分之五十五的人身體功能出現衰退。

整體而言,全部五個恢復力指標呈現良好狀態的人只有百分之八,百分之二十的人在所有方面都無法恢復原狀。研究團隊認為,除了研究所評估的項目以外,喪偶者在其他方面可能也會經歷困難,比如工作問題與落寞感。

主持研究的殷富納博士歸納出三個提昇整體恢復力的條件。

第一:可靠的慰藉。在困難之際,最好有人可以仰賴或吐露心聲。

第二:社交連結。不管是拜訪親友或是與鄰居互動,都能夠促進健康,提振情緒。

第三:日常生活功能維持良好狀態。如果情緒問題(比如沮喪或焦慮)影響了日常活動,應該及早尋求幫助。

研究團隊認為,維持社交生活,多多參與活動,清楚需要時能向誰求救,是走出喪偶陰影的最快途徑。

 

從傳統跨越到現代 高捷R11高雄車站
由高雄火車站轉化而成的捷運R11站,它彷彿是個時空之門,讓人回到過去,更可前進到未來。環繞城市的捷運則在地底下穿梭而行。輕軌又讓車廂從地底竄起,窺看多彩多姿的港都風景。

比日本還日本的雲之鬆餅 就在台北鬧區
雲之鬆餅造成排隊熱潮,但它可不是日本來台展店的連鎖店,是正港台灣人自創品牌。藍帶主廚選用法國頂級巧克力法芙娜,上桌前還灑上食用金箔,是一場兼具視覺與味覺的華麗享受。

 

Copyright © 2007 講義雜誌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,禁止擅自轉貼節錄
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