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他找得到我

結合物理、化學、生物…等多元化的科學,【科學少年雜誌親子報】精選雜誌內容,給你有趣又好玩的科學知識。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,【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】給你流行話題、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。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7/08/30 第4050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他找得到我
【青春名人堂】葉子∕鬼壓床?
金玉涼言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跟著斗哥友天下】他找得到我
文∕張光斗/聯合報

多少年過去,雖然偶爾會想起徐剛與他老婆靜芝,但是忙碌就是煙毒,可以上癮到心無旁騖;忘卻許多昔日的美好友情,也忘記了曾經走過的花徑與大道……

搬進日中寮

1982對我來說,是個含金量很高的年份。我在那一年開展了自己的視野,於日本東京結識了一群連作夢都想不到的友人。

徐剛,就是其中之一。

剛到東京,先是厚顏賴著只見過一面的留學生;他位在池袋小巷裡的狹隘小房間,要擠進兩個大男人還真是侷促。兩周後,終於聯絡上一位報社長官介紹的華僑,在北千住經營餐廳與貿易公司;他在公司後面擁有ㄇ字形的日式房子,二樓的數間四個半榻榻米房間,是給員工住的;我毫不客氣地搬了過去。

每天抱著臉盆到外面的「錢湯」(澡堂)洗澡,還挺新鮮的;老闆問了幾次要不要到他餐廳打工,讓我察覺到白吃的午餐絕難入口,趕緊開始打聽哪裡有便宜的房子可以寄身。

仲介房屋的「不動產」,往往在門口就註明了外國人免進;就算勉強幫你介紹住處,三個月的押金,一個月的房東禮金,兩個月的不動產佣金,當月份的房租,加起來就是個令人窒息的數目;我知道自己的底,唯有務實一路可走。

天無絕人之路,一位來自香港的留學生透露,他住在東京都外、地名是船橋的留學生宿舍,房租便宜,不用押金禮金。我聞之大喜,毫不猶豫地直奔船橋而去。

到了目的地,看見門口掛著「日中寮」三個字,心想,難不成與大陸有關?可是「中華民國」的簡稱也是中國不是?反正先搬進去再說吧!

等到入住後,我才發現自己是唯一一名來自台灣的留學生;除了那位香港僑生,其他全是大陸剛派出來的一批比我小十歲的公費留學生,以及另一批年紀大我一、二十歲的研修生。

他們像是在動物園看猴子一樣,紛紛跑到我的房間,想看看台灣來的同胞是啥模樣?他們好奇我說的普通話比他們大多數的人都標準;喝到台灣帶去的烏龍茶,各個兩眼閃爍著異彩,都說好喝;就連我每每接到台灣來的家書,都有人排著隊要剪走郵票。這其中,一個又瘦又高,臉上長著青春痘,來自福建,就讀東京海洋大學的徐剛,與我最合得來。

他們都訂了食堂裡的飯菜,我可是斤斤計較;一頓飯錢,我可以買一盒雞肉,吃上三頓都不止。每回我在廚房燒飯,徐剛也擠在熱鬧的人堆裡看我料理;然後,就都明白了「三杯雞」該怎麼做,便能先聲奪人的香氣四溢。有時,我把徐剛叫進屋裡,讓他跟我一起吃小灶。

是年元旦,我返台省親,自然帶了滿滿的兩大箱行李回東京,就連麵筋、花瓜罐頭都不放過。只因行李太沉,我打了電話回寮,徐剛立刻騎了自行車,趕到船橋車站來接我;我萬分歡喜,覺得這小兄弟真窩心,幫了我大忙。

沒過兩天,天飄大雪,我生平第一次見雪,與徐剛在院子裡又叫又跳,徐剛還幫我照了張照片,只可惜那張值得紀念的賞雪照,早因多次搬家而不見蹤影。

與徐剛重逢

而後,我進了民生報,採訪工作開始多了,有時發完稿太晚,有時下雨,我懶得花上一個多小時坐車回寮,就睡在辦公室裡。直到有一天,學校的事務人員找我去問話,我才知道,宿舍的管理員打電話去學校,說我經常外宿不歸,需要深究;幸好我的出席率百分之百,沒釀成禍事。但我非常不爽,覺得芒刺在背,竟連不回寮的自由都沒有,恰好報社已付我薪水,我也有了勇氣,決意花錢在外租房子。

搬到目黑後,徐剛與其他幾位室友會來我的住處相聚,我隨意弄幾個菜,甚至包個餃子,他們都讚不絕口。

慢慢的,知道徐剛交了女朋友,也是大陸來的留學生。再過不久,我結了婚,他們也成了家。然後,他畢了業,我辭去報社工作。他舉家遷往加拿大,我回台灣。很自然的,我們斷了聯繫。

多少年過去,雖然偶爾會想起徐剛與他老婆靜芝,但是忙碌就是煙毒,可以上癮到心無旁騖;忘卻許多昔日的美好友情,也忘記了曾經走過的花徑與大道。

去年的某一天,我忽然在公司接到徐剛的電話。他剛好到高雄談生意,打高爾夫球,回到台北後,他打定主意要找我。他先是打電話到聯合報,好心的總機小姐告訴他,我應該人在台北,因為前些日子才在報上讀過我的專欄。徐剛不死心,又央求飯店的經理幫忙,天可憐見,居然就查到點燈基金會的電話號碼。

與徐剛重逢,讓我熱血澎拜,最令我動容的是,咱的小兄弟沒有忘記咱。我也才知道,徐剛在煙台已擁有一家很具規模的海產進出口公司與餐廳,妻女則住在上海,平安且喜樂。他立刻邀請我擇日去大陸玩。

今年三月,我到了上海徐家匯,訪視徐剛的家。徐剛的另一半靜芝張羅了一桌菜,還開了瓶紅酒。席間,靜芝提及當年他們一家在東京向我辭行,準備轉進加拿大,我包了一個紅包給徐剛,說是要給他壯行,替他張膽;這一招,徐剛日後全學會了,也會鼓舞晚輩與朋友,勇敢地迎向人生的下一個挑戰。徐剛害羞,沒有接腔,我也早已忘了此事,好像是聽別人的故事。不過,被靜芝提起的一剎那,曾經幫我壯過行、張過膽的數個臉龐,如無聲電影般,或是停格,或是逐漸推近,迷濛了我的老眼。

六月,趁著到青島拍攝節目,我告訴徐剛,想順道去煙台看他。從青島過去煙台的高鐵票,及煙台飛北京的機票,徐剛事先全幫我備好。他兩天不上班,親自開著車子,陪著我四處觀光。我站在他家三十幾層高的陽台,看著海灣裡的漁船在月夜的銀光中起伏,自己的心境也隨之激盪了起來。徐剛能夠找到我,給了我強大的力量與希望;那些藏匿許久,曾被人性踐踏過的酸楚與疼痛,瞬間在虛空中浮起、飄遠,接著就不見了……

【青春名人堂】葉子∕鬼壓床?
葉子/聯合報
農曆七月鬼門開,電視電影網路上鬼影森森,滑個手機都能看到各式各樣飄來的好兄弟,有奇怪的洋娃娃、從來不剪頭髮的小姐、戴著詭異面具的怪人們,不講個鬼故事,好像不太應景。

一位朋友跟我提及最近發生的靈異事件:下班後只有她一人的辦公室裡,已經關閉的冷氣突然運轉起來,頓時一陣寒意……我也迫不及待告訴她最近遇到的奇異事件:我一個人在房裡睡覺,已經關掉的冷氣不但自己啟動,溫度還愈來愈低。更可怕的是,我睡覺時常感覺胸口被重物壓得難以喘氣,總得努力掙扎,側身後才稍微鬆口氣。

這是什麼鬼?調皮鬼還是開心鬼?是他們壓床的嗎?

真相是,冷氣遙控器被貓踩到開關運轉了,貓索性坐下來大屁股壓著溫度鍵一路下滑。半夜熟睡之中,有隻胖橘貓爬上我的胸口呼呼大睡,九公斤的體重要人如何能順暢呼吸呢?

自從開始照顧貓狗後,最大的收穫就是不再怕鬼。為什麼呢?因為習慣各種不可思議無法解釋的事件,例如幾隻貓一起盯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看;一群貓突然群起狂奔又馬上停下來沒事狀;或狗對著位於五樓的窗外一直叫等等。

養貓久了,什麼靈異事件後來都證實是貓幹的,如一開始說的鬼壓床原來是貓想陪人睡;電風扇忽開忽關原來是貓不斷碰到底座按鍵;半夜聽到如虎姑婆吃人的聲響,原來是貓在啃咬我的長髮;早上起床後發現臉上一道滲血傷痕,原來是深夜裡兩隻貓追逐玩耍,從我頭上狂奔而過的傑作。貓奴家中有各種物品若平白消失,不用懷疑,定是被貓玩到沙發下、櫃子底,不然現在就把沙發搬開來,搞不好會找出最心愛的口紅、消失好久的銀行印章,以及指甲剪……我聽過消失物中最神奇的是護照,大概是貓不想他拋家棄貓地自己跑去國外度假快活。

如果你是個很怕鬼的人,建議你養一隻貓,不管深夜中出現奇怪聲響,還是物品不明掉落或翻倒,面對各種匪夷所思的事情,都會覺得是貓做的,也就不會怕鬼了。

在動物的世界裡,最怕的不是鬼,是比鬼還可怕的「人」。是會無故傷害動物生命的「人」;是不容許動物與人共享環境土地、非要趕盡殺絕的「人」;是動物老了殘了就把牠們棄養到收容所的「人」;是養了動物後卻沒有盡到照顧責任的「人」。

若問每天半夜出門餵貓的街貓照顧者,他們最害怕什麼?答案絕不會是鬼,而是醉漢、色情狂、阻擋餵街貓的鄰居,或者惡意傷害流浪動物的陌生人,「人比鬼還可怕」是他們共同的心聲。

農曆七月鬼門開,今晚眾貓又目不轉睛盯著遠處的雪白牆壁一直看著……啊!等一下,我也看到了,原來有一隻蚊子!

金玉涼言
蔡興祥/聯合報
有手機前,走路被說要

「抬頭挺胸」;

有手機後,走路被說要

「抬頭看路」。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高齡社會來臨 老後生活照顧靠自己
當政府還因修法、資源布建,無法提供足夠的基本保障時,民眾應該將生活費與醫療費納入老年經濟安全網中,事先估算應該準備的金額,一方面挑選現有的理財工具,一方面採用有計畫、有效率的方法來儲備退休金。

夏天就是愛呷冰!全台10家人氣特色冰品大搜查
近年來,台灣各地出現許多特色冰品店,有繽紛多彩粉粿冰、沁涼鮮甜水果冰、創意炸冰淇淋刈包等,在社群媒體上瘋傳各式打卡美照,掀起一股流行冰品旋風!來看看你吃過幾家了?快呼朋引伴,相揪嘗鮮去!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